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fn9xak.com

普通药物治疗可能会降低丧亲期间伤心的风险

根据悉尼大学领导,澳大利亚心脏研究基金会资助的一项全球首项研究,可以通过新颖的方式使用普通药物来减少早期丧亲中心脏病发作或“心脏碎裂”的风险增加。

首席研究员杰弗里·托夫勒教授说,尽管大多数人逐渐适应失去亲人的生活,但丧亲者尤其是悲伤的配偶或孩子,心脏病发作和死亡人数增加。

“增加的心脏病发作风险可持续长达六个月。这在丧亲后的头几天最高,在损失后七天至一个月内,仍是该风险的四倍。”

这项发表在《美国心脏杂志》上的研究是第一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显示有可能在此期间降低一些心脏危险因素,而不会对伤痛过程产生不利影响。

悉尼大学医学院卫生学院预防心脏病学教授,皇家医院高级心脏病专家托夫勒教授说:“亲人死后丧亲是几乎每个人都面临的最紧张的经历之一。”北岸医院。

“我们的研究是第一项临床试验,旨在研究在丧亲之初如何减轻心脏危险因素。”

关于研究

悉尼大学,皇家北岸医院和考林研究所的研究小组在失去家人的两周内招募了85位配偶或父母参加这项研究。

42名参与者接受了低剂量的β受体阻滞剂和阿司匹林每日六周治疗,而43名参与者则接受了安慰剂治疗。仔细监测心率和血压,并通过血液测试评估血液凝固变化。

托夫勒教授说:“主要发现是,每天一次低剂量使用的活性药物成功地降低了血压和心率的峰值,并显示出血液凝固趋势的某些积极变化。”

研究人员还仔细监测了参与者的悲伤反应。

托夫勒教授说:“我们放心,这种药物对心理反应没有不良影响,确实减轻了焦虑和抑郁症状。”

“令人鼓舞的是,令我们惊讶的是,即使停止了六周的每日β受体阻滞剂和阿司匹林治疗,焦虑和血压水平仍然持续降低。”

联合研究员汤姆·巴克利(Tom Buckley)表示,这项研究是建立在该团队在这一领域的新颖工作的基础上的,他们的早期研究是首先确定丧亲之生理相关性的。

悉尼大学苏珊·瓦基尔学院的巴克利副教授说:“虽然β受体阻滞剂和阿司匹林长期以来一直被广泛用于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但以前从未以这种方式将其用作丧亲期间的短期预防疗法。护理和助产士。

含义和下一步

作者承认,需要进行更大范围的长期研究来确定谁最受益,但是研究结果鼓励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在他们认为与早期丧亲相关的高风险人群中考虑这种预防策略。

巴克利副教授说:“我们对这种治疗方法潜在的保护性益处的发现也提醒临床医生考虑丧亲者的健康。”

“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评估这些药物是否可用于其他短期内的严重情绪压力,例如在自然灾害或丧亲之后,目前尚无指导临床医生的指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博彩公司免费送彩金 棋牌游戏送彩金38 送彩金的娱乐网 博彩公司送彩金 送彩金的真人娱乐 真钱棋牌注册送彩金 白菜送彩金59网站大全 免费送彩金的娱乐网 彩票大赢家 彩票大赢家